愛閱書坊 – 石皓文專訪

愛閱書坊創辦人,石皓文。
他曾是兄弟裡的「大哥」,入獄、出獄,以為自己會這樣過一生,直到失去至親,才讓他幡然醒悟。
走過年少的輕狂、走過生命的轉折,
如今的他,不但重建起了自己的人生,更自立立人,創辦了一間有溫度的書店。

訪問石皓文之後,回程的路上,我想起了赫拉巴爾的書。 《底層的珍珠》,像是坐夜行列車,我們片段地窺見了旁人微微發光的人生。 石皓文與愛閱書坊,正是在這社會的一隅,默默的存在,綻放著光芒。

從捷運站出來,經過師範大學,很快地就來到泰源街,上了三樓,電梯門一開左手邊,即是愛閱書坊。開門進去時,映入眼簾的除了漫山漫谷的書籍之外,旋即看到了愛悅書坊的主人:石皓文先生。

他有些靦腆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,招呼我找張椅子坐下。我注意到他有些顛簸的步伐,看的出來,頸椎間盤凸出已嚴重影響他的生活,並折磨他甚深,他笑笑地說:「現在連出去剪頭髮都有問題了。」

「浪子回頭?」 石皓文搖搖頭,那真的不容易
年少輕狂,石皓文曾為了證明自己、保護自己,加入黑道,覺得在這裡的世界,更能獲得「尊重」與「安全感」,後來因犯下結夥搶劫,進入了少年感化院。而這樣的際遇在同儕之間,卻是件「非常值得驕傲」的談資,只要跟警察正面槓上,就是「勇氣跟氣魄」的表現,也因為「向來敢做別人不敢做的」,讓石皓文備受敬重,進出監獄多次的記錄,讓他成了朋友眼中的「英雄」。

「裡面的人,不要說教育感化了,監獄裡其實是個更複雜的小型社會。每一個人都很近,生活、吃喝拉撒都在一起,想不了解對方都很難。在那種地方,大家都用腦過多啦,心機很重。」石皓文淡淡地開口,他回想起當時在牢籠裡的情況說道。

正因為關出來的兄弟,在監獄裡難以化解戾氣,所以出獄之後再犯案的案例層出不窮,不論是在監獄裡受教,或是出來後接受社會的再教育,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也因此,石皓文多次進出監獄,一次次越陷越深,直到犯下8年有期徒刑的強盜殺人案,在獄中服刑期間痛失至親──來不及行孝的遺憾悔恨,才讓石皓文真正醒悟,而那年,他才二十八歲。

失去愛、又得到愛—生命中的起起伏伏,是讓他再重新振作的警鐘,也是動力
痛失至親的打擊,是石皓文生命中一個巨大的轉捩點,在阿公與母親離開時,他來不及好好的孝順他們……

然而無論再怎麼後悔,失去的光陰終究不會重來,一份生命難以承受的後悔與自責,讓他深切地明白一個人能把握的、擁有的,只有當下。

更生人的身分,讓石皓文重返社會工作時,備受猜忌、審判,儘管他已洗心革命、一切任勞,但多數人仍不願意相信他的回頭,忌憚他手臂上的刺青。 「那時候的臉,跟現在差很多。」石皓文回想起當時的樣子,邊說邊比了比自己現在的臉,笑了笑。

然而,命運並沒有因為他的改頭換面有所寬容。工作後,他慢慢發現自己身體似出了狀況,多次進出醫院都無法改善,直到最後檢查出是因頸椎間盤突出壓迫到神經,才造成身體無法自如地活動,儘管當時已緊急開刀治療,卻為時已晚,雖免於全身癱瘓,卻讓他必須終身與輪椅為伍。

曾經好手好腳的石皓文,如今一夕之間成為行動不便的「殘障」,無法接受的他,腦海裡時常盤旋著許多自傷傷人的想法,他失落,但也無能為力,只是日復一日坐在輪椅上,看著醫生護士在他面前來來去去。 把他從這樣困境中拯救出來的,卻是自己從不相識的陌生人。

這份沒有分別的愛,拉了他一把,他才知道他不是被世界遺棄,而是自己先選擇背對了世界。

醫院裡、社會上,有著更多比他不幸、身體障礙更加嚴重的人……。石皓文體認到自己其實從未往更寬闊的世界望去,只是一直把自己關在手掌掩蔽下的世界。 「我可以為別人做些什麼嗎?」他告訴前來幫忙的慈濟志工,他不願再僅僅只是等著別人的幫助。

他想學習付出,也成為一份別人的「助力」。

找到能自助也能助人的事:愛閱是他的希望
進入慈濟後,石皓文學習跟著行善、當大愛爸爸,也去環保站幫忙,儘管身體不便,卻是風雨無阻。這段時間的他,不但跟著慈濟師兄、師姐們居家訪視,也去監獄、學校演講,分享自己的人生故事,希望這條親身走過的生命之路,能點醒更多曾經與他一樣的迷途之人。 愛閱書坊,是石皓文生命中的另一個轉彎。

「其實一開始沒有想過要做這麼大啦。最先只有做網路,後來也是朋友幫忙,才有開店的資金。我生命中有很多貴人,真的很感謝他們。」石皓文說道。

從整理回收書開始,到成為網路二手書籍賣家,到最後開了愛閱書坊的實體店面,這當中,多虧了許多志工與看護的幫忙。而在一次慈濟的訪視契機中,也讓石皓文接觸到身心障礙者,沉重的醫療費用,導致他們生活水平普遍不高,再加上願意雇用身心障礙者的工作實在不多,使得他們生活往往雪上加霜,成為與社會脫節的邊緣人。

因此石皓文想:如果我雇用他們來愛閱工作呢?

「一開始總要花一些時間磨合,很辛苦沒錯,可是無論對我或是對我雇用的員工來說,工作都是非常有意義的事。就算腦袋跟手腳沒那麼靈活,可是他們還是能做的到,他們是有能力做事的。」石皓文談起雇用身心障礙者當店員時,表情非常地堅定,因為這就是他想做的事情,一件對的、又能夠幫助別人的事。

隨著書店業務越來越重,石皓文漸漸放下慈濟的工作,專心做愛閱書坊,「如果我還在慈濟,接受師兄師姐的照顧,那也很幸福啊。」石皓文道,但他沒有後悔自己的決定,將全部心思投入愛閱,把愛閱書坊做好並永續地經營下去,是他的願望與動力。

不論再困難,雇用身心障礙者,是石皓文始終的堅持
「現在大家閱讀的習慣改變了,實體書也不好賣了。」談到愛閱書坊的經營,石皓文淡淡地說道,而愛閱書坊也從原先的六個員工,到目前只剩一位。推廣折扣活動、加強書店在網路及社群平台的曝光、時常更新FB等等,石皓文積極與志工們討論可行的對策,「儘管困難,但凡事正面看待,很多事情便都可以解決。」石皓文道。

訪談間,石皓文提及自己身體狀況越來越差,近幾年已無法再搬運重物,能移動的範圍也越來越小,再加上長時間沒有休假的書店工作,讓他的時間不斷被壓縮,也因此開始計劃退居幕後。

「現在確實有在尋找愛閱書坊的接班人,不過要找到合適的人,很困難。」除了要了解各領域的書籍分類,還有許多行政雜務要處理。

更重要的是,石皓文並不願意放棄雇用身心障礙者,這是他的堅持,也希望未來新的店長,也必須是一個具備非常耐心、並懷有對身心障礙者尊重的人才行。

回首再看過往,石皓文道:愈複雜的事,用愈簡單的心面對
當我腦子裡正拚命過濾著恰當的用詞,想問他回首過去一切,現在有什麼感想時,他看出了我的在意與窘迫,很直接地說道:「沒關係,你就講,想問什麼就問。」

「你會後悔嗎?對過去的事情。」我問。

石皓文沉默了一小段時間,才開口道:「後悔是一定的。以前不會想,傷害了很多人;現在不會了,會往前看了。」這一路上,好壞來來去去,石皓文說自己跟其他人不一樣的地方,不是他手上的刺青、也不是他的長髮,而是他比別人多了一些經歷,多繞了幾個生命的彎,這些起起落落構成了現在的石皓文。

「多替別人想一下,很多衝突都不會發生。」石皓文道。現在的他,平心靜氣、知福惜福,懷抱著正向樂觀的態度,默默地經營著愛閱書坊,並且實踐著「自助助人」的目標,持續讓這間有故事的愛閱書坊,為社會綻放微小但卻堅定的光芒。(文/有願文化編輯 採訪)

10155363_828675977166585_8520819197518378817_n愛閱二手書坊
台北市大安區泰順街2號3樓
營業時間:12:00~22:00

13443216_1160807827302727_4821095435323719272_o

愛閱書坊從網路販賣二手書開始,創辦人石皓文先生為退化性脊髓損傷患者。身為身心障礙者,亦曾為求職所苦的他,深刻體認到特殊族群在社會上的謀生不易,這也是愛閱書坊成立的目的。

即日起到6/30 愛閱書坊
白色拉門後的藏書一律2折
更多優惠折扣,可以到愛閱書坊的FB或直接到店面了解唷:)

另外,若家中有願意捐獻的藏書,也可以聯絡愛閱書坊,文、史、地類的藏書為佳,雜誌、期刊類的暫不需求。

Respond to 愛閱書坊 – 石皓文專訪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