讓偏鄉教育動起來:田園老師專訪

在台北國語日報從事科學教育,已有30多年經歷的田園老師,
為台灣中小學科學教育推動有著卓越的貢獻。

這幾年田老師全力投入台灣的偏鄉教育,
目前服務的偏鄉學校已達177所,足跡遍布全台,並且持續進行著。

「為什麼選擇偏鄉教育?」田園老師複述了一次我的話,才又道:「我先告訴你一些關於台灣教育的事實,再跟你說為什麼我要做偏鄉教育。」

一位已經頭髮半是花白的老老師,不懈地站在教育的第一線上,他對於「教育」應該要有的面貌、堅持,與他所訴說的台灣教育現況,都在在讓人省思不已。

台灣的教育經常不做「功」
孩子們無法從教育中獲得良好的「位移」
「台灣目前的社會現況,還是崇尚菁英教育,菁英教育代表什麼呢?資源分配不均。對不喜歡念書的學生,學校態度普遍不重視。」田園老師說道。

他提到,目前的國中教育,還是有許多學校進行「能力分班」,無論是AB段班也好、資優班放牛班也罷,用這些名義來區分學生群,除了無形中已貼上優劣的標籤之外,從一開始就實質地弱化不擅長念書的孩子所應擁有的教育資源,並且視之為「合理的資源分配」。

「因為資源要用在值得投資的人身上。」田園老師道出台灣教育根深蒂固的迷思。田園老師認為,所謂的教育,應當是把每個學生的特質引發出來,並且協助他發揮長才,這才是教育。

「他不會念書,說不定他動手組裝的能力很強啊?不能因為這學生課本讀不好,就認為他就『撿角』了,台灣的教育方式普遍還很缺乏『引導學生認識潛能』這個動作。因為家長們重視的是分數,是這個孩子能考在班上第幾名,能贏過多少的同班同學。」 而這些,都是造成孩子們在學習上越來越受挫並且痛苦的原因。

孩子在學習中感覺不到快樂,讀的知識又不能轉為生活中可以被活用的樂趣,上學對有的孩子來說,也只是打發時間的過程,「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可以幹什麼。」田園老師說。教育越來越無法讓孩子感受到,學習到的這些知識,其實都能跟生活產生正相關的連結。 「知識與資訊是不同的東西。」田園老師解釋道,資訊更貼近於生活,如果能把知識轉為資訊,對學生來說也會更利於吸收。

部落困境
偏鄉學校,幾乎就是延續一個家庭的命脈
而讓田園老師真正接觸到偏鄉學校的孩子,是因88風災後,他隨著東元科技文教基金會一起進入山野,災後滿目瘡痍的情形讓他心痛,而這些山上的孩子,則被迫因災區修復而中斷上學:到學校的路斷了、山崩了等等,山區的孩子擁有的資源原先就不夠,僅有的又遭到破壞,因此每一個「從外面進來的人」,對他們來說,都等於是可以傳達他們外面世界消息的「天使」。

學校垮了,也就等於運輸到學校的資源將有一段不穩定或甚至中斷的時間。「很多部落,家裡面只剩老人家姆姆(阿嬤)跟小朋友,小朋友的父母親可能下山到城市工作,一年裡面根本回來不到幾天,而原住民男性的平均壽命通常較短,因此留在部落或是回到部落的,大多只剩老人與兒童。」田園老師說道。

山區學校的營養早餐、午餐,甚至已成為孩童上學的最大誘因,孩子可以將午餐打包回去給姆姆當晚餐,只要持續上學,他們就還有飯吃。 「這是偏鄉學校非常實際的一部份功能。而這些家庭,某種程度上是依附著學校才能生存下去。」這個現象也反應出了「一偏鄉一小學」另一個實際層面的必要性,然而,撥給部落學校的教育經費向來是相當被壓縮的,大多數偏鄉學校的校長甚至須出來額外募款,才能維持一個學校的開銷。

另外,因學生數不足而考慮裁併學校的問題,部落與部落間相隔太遠,學生面臨跋山涉水才能上學的窘境,且台灣山區多雨,部分地質土石易滑鬆,孩子的交通安全也必須一並考量進去。

偏鄉學校的教學資源缺乏
大城市的師資培訓難以進入山林
除了上述提到的種種情形,偏鄉教育其中一個問題便是難以穩定師資,大部分的偏鄉老師都是約聘職,「畢竟也不曉得這所學校什麼時候會一個學生都沒有,僱用約聘教師,對政府來說是實際經費的考量。」田園老師道。

老師待不住,學校一年或甚至一年不到就換一個老師,久而久之,孩子也認為老師只是「很快就會離開我們的大人」,在教育深耕的力度上相對就顯得單薄。 「雖然教育部為提供老師更多協助也會舉辦師資研修,但我們不能忽略的是,偏鄉地區要進出山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,老師可能要花上一天的時間出山,搭車進城,研修結束後再趕回山上,這一來一往間耗費相當多的交通時間,同時在這段過程,學生的學習也會中斷。」

而田園老師做的,是進山與偏鄉教師交流。

「每個禮拜三下午,小學都是放假的,便可以利用這段時間邀請老師們一起思考、討論目前遇到的教學困境或教學方式。」田園老師道。 「其實進到部落小學的人數也盡量不要太多,不要多過於學生人數,這樣進去上課等於是變相地『霸佔』教室。」田園老師提醒道,在不打擾或影響孩子原本學習環境的情形下給他們上課,才是最好的。

「人」也是一種資源
孩子們在學習中的,往往更勝於知識的學習
堅持做了這麼多年偏鄉教育的田園老師,提到自己也是在學生時代遇到一個好老師,老師帶給他的啟發與教育,一直讓他印象深刻。開始從事教育工作後,才意識到老師當年所做的便是這樣。適才、多元的教學方式,讓學生了解到知識其實一點都不死板是可以靈活運用於生活中。

「日常生活中處處都是科學。我平常用的教具,也都是生活中隨手可得的,像紙杯、橡皮筋這些很簡單的東西。科學的啟蒙不需要昂貴的道具,只要用對方法與教具,小朋友便能從中獲益良多。」田園老師道。

老師本身就是學生的資源,因此每一次進山,田園老師都會希望此行能有所做「功」,讓學生在課堂上獲得刺激,就能對自己的生活多一些想法,一旦教育的種子在他們心中發芽,便有機會改善他們未來的生活。

我們感謝此次田園老師的專訪,教育環境雖然不是一時半刻可以被改善,但越多人一起關注偏鄉教育遇到的困境,偏鄉孩子的教育與生活,也才有獲得改善的可能。

一起為台灣的教育加油!

Respond to 讓偏鄉教育動起來:田園老師專訪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