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黑暗的上帝之光:訪「更生團契」黃明鎮牧師(上)

黃明鎮牧師,畢業於中央警察大學,美國加州州立大學犯罪學研究所碩士,後進入舊金山神學院,研究「人類犯罪之源由及治本對策」。
回臺後接任更生團契總幹事,目前以基督教信仰從事犯罪防治、矯正、修復工作。

我們總認為「光」,應當是在富麗堂皇的地方,絢爛聖潔。然而剛轉進巷口,找到更生團契的所在地址,一路順著狹窄細長的樓梯走上四樓,這一切都與「光鮮亮麗」沾不上邊。

但卻讓人有家的感覺,平易近人。
溫暖得讓人感動。

基督教中,牧師如同牧羊人一般,帶領信徒歸主得救。然「更生團契」是稍有些不同的組織,他們致力於傳遞耶穌基督福音給受刑人,使犯錯者悔過歸主,同時也從事出監人、青少年與馨生人(被害當事人與家屬)的輔導工作。

有願文化此次榮幸有機會與更生團契的總幹事黃明鎮牧師接觸,透過黃牧師,讓我們不僅了解到教誨師與教誨志工的工作內容,從中看見受刑人再出發的可能,同時也引領我們思考當前台灣社會看待「更生議題與矯正教育」的角度與價值。

Q:在臺灣,教誨師與教誨志工的區別是?

教誨師一詞,是台灣沿用日治時期的名稱。其職務內容為「為受刑人提供教誨、教育、矯治等一系列輔導服務,及累進處遇的審查,如假釋、撤銷假釋等建議」。在台灣,教誨師需要通過監獄官的國家考試,隨著年資、績效的提升,才會一路晉升到教誨師(教化科)。

而一般非透過國家考試、訓練,進入監獄服務者,則以「教誨志工」稱呼。目前台灣的教誨志工多由宗教團體或公益機構擔任,大多固定時段入監進行教誨工作。教誨師通常會準備一份受刑人檔案給教誨志工,讓志工明白輔導的對象及受刑人的犯罪類型。

黃牧師說,不論教誨師或教誨志工,都像是老師一般,因為相信受刑人有教化遷善的可能,所以願意陪伴、輔導他們,而這些矯正教育除了對受刑人有教化、更生的功能,同時也會間接地為社會帶來正面的影響力。

Q:面對受刑人時,您先看見的,是他的「罪」?還是他的「人」?

「我先看見的是『罪』。但我看見的罪,是眼前這個人,究竟被什麼樣的『罪性』給綑綁住。」黃牧師俐落地回答道。

「犯罪這件事就像感冒生病,而犯罪的動機則是病毒。我們要消除犯罪,除了投藥(刑罰)之外,更重要的是,還要啟動內在的免疫力(聆聽福音,相信主),那份力量才能真正解決一個人內心的問題。

《約翰一書》中寫到:「繼續犯罪的人屬於魔鬼,因為魔鬼從起初就一直犯罪。為此,神的兒子顯現了,是為了廢除魔鬼的作為。」黃牧師解釋,當一個人的內心受惡魔引誘,往往便因此失去了判斷的能力,一腳落入惡魔的圈套中,無法自拔。而神的兒子(耶穌)的顯現,正是要除滅魔鬼的作為,幫助、拉拔這些迷途之人;當一個人得到基督的救贖時,魔鬼的影響便會停止,人們才能真正從罪性的綑綁中得到釋放,獲得內心的康復。

Q:許多人都有一個相同的疑惑:「死囚已經沒有未來,為什麼我們還要花時間教化他們?」

黃牧師說,教化死囚其實是一件不容易的事,他們大多內心封閉,不願接受任何外來的思想,也不相信諸如神、愛與信任這種看不見的東西,內心通常已被許多成見與仇恨給佔據。

然而,教化受刑人,除了可以使囚情穩定、家屬安心,最重要的是,不放棄任何一個救贖的可能與機會,這當中有生命的意義,也有人道的精神。

黃牧師繼續與我們分享,過去曾有死囚在信主後,告訴家人感謝主拯救了自己的靈魂,也希望這樣的恩典,可以賜給每一位願意來到神之前的人。當他將福音分享給大家時,他們幾乎無法相信—這曾是那位逞兇鬥狠、無惡不作的自己親人。

「主死而復活的大能,讓他們的心重拾希望、獲得完整,在結束到來之前,他已從罪性的綑綁中掙脫,成為一個『人』。」黃牧師微笑道。

Q:您曾經提過,「陳進興不會因為接受信仰而免死,但他的悔悟卻具有重要的社會意義。」重犯已經伏法,或說他們始終在監獄裡,與社會隔離,為什麼會說他們的悔悟,對這個社會有重要意義?

黃牧師回憶起陳進興時,說他曾經是個緊閉內心的人,不願相信有人會對自己伸出援手、不願相信有人會寬恕他。

當南非武官一家人遭陳進興挾持時,他們的小女兒看著這位闖進家裡的叔叔,臉上滿是痛苦與驚恐。然而即使害怕,小女兒仍給陳進興畫了一幅大大的愛心包住十字架的畫,並告訴他:「我愛上帝,而上帝也會愛你。」

武官女兒圖片

陳進興不知道上帝是誰,但小女孩的舉動和這幅畫,曾讓他錯愕與感動不已;他感受到了畫裡的這份愛與溫暖。

陳進興收押期間,武官與妻子曾前往探視,告知他們即將回南非的消息,以及受的傷已好了,請他不用擔心。「我們已經原諒你,並且我要告訴你:上帝愛你,就算你曾經做錯事,但只要你回頭尋求耶穌,只要能悔改,上帝就會原諒你。」武官的妻子道。

陳進興依舊不知道上帝是誰,但他終於一次次聽見自己內心被敲開的聲音。

黃牧師說,「死刑是對犯罪的懲處,卻不一定能使一個人悔悟。陳進興便是一個例子,是上帝、武官一家人對他的愛,最終救贖了這個人的心。」

「愛,是溫柔的力量。陳進興事件讓我們看見與省思的,是再窮凶惡極之人,都有被愛改變的可能。」

「越早碰觸到法律界限的人,通常越晚才能脫離犯罪。」黃牧師道。當一個人身上被貼了標籤,羞恥感便如影隨形地跟著自己,往往會因此自暴自棄,開始反覆進出監獄的生活。陳進興便是「監獄化」程度相當高的例子,這麼頑固且難以改變的人,曾經是沒有任何人相信,他會真的幡然悔悟的。

但陳進興做到了,讓他在伏法前悔悟的力量,是來自耶穌基督的恩典、溫暖與愛。他在最後所剩不多的日子裡,曾多次鼓勵其他獄中弟兄,希望他們不要再走回頭路。

如同聖經裡所說的:
神能照著運行在我們心裡的大力,充充足足地成就一切,
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。
──以弗所書

陳進興最終將器官捐贈給需要的人,成就了大愛。如今這顆悔過向善的心,仍在某一處持續跳動著,傳遞著主的福音。

「主確實已經進入了他的生命。」黃牧師微笑地與我們分享道。(下篇待續)

2 responses to 穿越黑暗的上帝之光:訪「更生團契」黃明鎮牧師(上)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